逆天邪神
字体:16+-

第1785章 破界龙影

阎魔三祖同时出手的瞬间便是魔威骇世,可怕到仿佛一刹那便足以将虚空吞噬到崩塌断灭。

被吞噬了光明的空间中,阎二的魔爪直轰南溟仅存的四溟神,裂空的速度,穿魂的魔威,强大的四溟神竟险些来不及做出反应,他们仓促出手,四股交融的南溟神力在迫近的黑暗中猛烈爆发。

砰!

金芒剧烈绽放,但转瞬便被撕裂成飞散的残芒,四溟神同时全身剧震,唇齿崩血,眸中的金芒溃散大半。

堂堂四溟神,两个九级神主,两个八级神主,竟在阎二的第一击之下便落于明显劣势。

真正以自己的力量面对一个阎祖,这巨大到超越预想的差距让这四溟神几乎惊到魂飞魄散。

“喋!”阎二一声怪叫,阎魔之爪骤然爆裂,将骇然中的四溟神远远震飞,随之猛烈扑上,干枯的十指在阴暗的空间之中划出千万黑痕,如一张来自炼狱深渊的噩梦之网,罩向南溟最后的四溟神,将他们拖向越来越深的黑暗深渊。

“阎二,南千秋要活的。”云澈淡淡传言。

阎二领命,原本罩向四人的力量强行扭转,集中扫向南千秋一人。

另一边,阎三的鬼影已迫近南溟神帝身前,一双黑暗魔爪带着碎魂的寒光抓向他的头颅。

“南溟崽子,死吧,喋哈!”

往日,南万生鲜有亲自出手之时,当真有什么意外,身边的四溟王任意一个出手,都可弹指间湮灭一切。

而今,四溟王皆死,最后的四溟神自顾不暇,他从未想过,身为南域第一神帝的他,竟会有朝一日沦落到“孤立”。

几乎碎裂身躯的愤怒与怨恨终于找到了发泄之地,他残剩的头发根根立起,双瞳化作纯粹到耀眼的金色,来自南溟神帝的愤怒之力快速凝起一个庞大的黄金玄阵,势要将阎三撕裂成黑暗的碎屑。

哧啦!

百里空间一瞬塌陷,黑暗魔爪与黄金玄阵同时碎断,阎三倒飞出去,南万生身躯急坠,全身伤口崩出数十道血浆,他一口气尚未完全回转,阎三那张恐怖的鬼脸已骤现他的瞳孔之中,伴随着一声刺耳无比的鬼笑。

“喋哈哈哈哈!”

轰——

南万生如遭灭世飓风横扫,有那么一瞬间连意识都出现了空白,他生生止住身躯,力量刚要涌上,便狂吐数道血箭,胸口,亦多了五个几乎穿体的漆黑血洞。

综合实力而言,南万生稍胜三阎祖中相对最弱的阎三。

但,南万生刚被溟神大炮重创,气血又因极度的怒恨而处于无法休止的狂乱之中,如今状态的他根本不可能是阎三的对手。

再加之他受创极重,面对阎三不要说抗衡,单单全力抵御,都会让他的伤势急剧恶化……那可是来自溟神大炮的重创,哪怕他马上闭关修养,都需要数十年方能痊愈。

毫无意外,在阎三攻势之下,南万生步步败退,但身为南溟神帝,却始终无人上前为他争取些许喘息之机,四溟神被阎二全面压制,南归终则定于原地,因为他的身前,已矗立起一股强大到让他无法妄动的气息。

千叶秉烛。

“秉烛兄,”南归终神色依旧淡然,只是老目之中的精芒似乎衰败了许多:“多年不见,如今又能切磋一番,也是不错。”

千叶秉烛道:“与故友切磋,自然是好。只可惜,今日你我所立之地,是战场。”

暴风涌动,千叶秉烛的身侧现出了千叶雾古的身影。

两大梵祖,两位曾经的梵天神帝,他们的气息齐压之下,强如南归终,亦是血流骤止。

瞥了一眼四溟神和南万生的状况,他一声叹息,一把暗金古剑现于手中。

独战千叶秉烛和千叶雾古任何一人,他都自信可傲然不败。但同时面对两人,他不可能有一丝的胜算。

“解除王城所有封印!”古剑举起,南归终的声音如浩瀚海浪般铺开在南溟神域:“南溟儿女们,魔人临城,此为决定我南溟生死存亡之日,擎你们毕生之力,战吧!”

南溟王城的封印先前已被溟神大炮摧毁大半,此刻南归终号令之下,所有封印皆开,此刻的南溟王城,曾经高不可攀的南神域第一圣地,万灵皆可踏入。

阎二压制四溟神,阎三独战南万生,二梵祖横压南归终……南神域存在至今,从未有过如此高层面的恶战。

而这般恶战的战场却是南溟王城,无论结局如何,南溟王城都遭再承巨大的毁灭灾厄。

阎一则独自扑向了释天、轩辕、紫微三神帝,作为三阎祖之首,他的实力超越在场任何一人,迫近之时,带给三神帝的,无疑是沉重无比的黑暗重压。

“不用管他们。”云澈忽然发声,双目的余光无比冷淡的瞥了三神帝一眼。

阎一的身形止住,回返至云澈身侧,再无动静。

耳边轰鸣惊魂,下方则传来震天的嘶吼,方才被三阎祖之威压下的众南溟长老、溟卫已是咬牙冲上。

“古伯,”千叶影儿扫了下方一眼:“你已多年未有杀生,但今日,你怕是要造下今生最大的杀孽了。”

古烛淡淡一笑,道:“小姐安然归来,还重获新生,老奴已是余生无憾,曾经的坚持,早已不值一提。”

语落,他的身影已逐渐虚化,一股风暴凭空而现,霎时撕裂空间与躯体,将风暴快速染成触目惊心的血色。

千叶影儿亦折身而下,神谕如从黑暗深渊中钻出的金色冥蛇,一瞬刺穿数十个溟卫的躯体,然后将一个南溟长老的神主之躯直接断裂。

恶战拉开,半数的南溟玄者在逃窜,半数的南溟玄者则在一腔热血之下冲向王城。

何为基石?基石足够强大,可铸擎天破云之高塔。

但若基石碎灭,那么高塔纵然破天入穹,也将顷刻崩塌。

南溟神界的基石,毫无疑问是溟王与溟神。但随着四溟王和大半溟神的灭亡,核心力量仅剩四溟神、南万生、南归终的南溟神界,已根本不可能与云澈一行抗衡……即使对方只有八个人!

神主至境的战场何其可怕,纵是神君,都难以靠近。庞大的数量和主场优势,在这等层面的恶战之前,全然毫无用武之地,那些蜂拥而至,想要以自己的力量与生命捍卫圣地的南溟玄者,根本就是一群无畏无知的笑话,还未来得及靠近战场,便已成片横死在神主力量的余波之下。

轰!轰!轰隆隆隆————

整个南溟神界都在颤抖,被力量碎裂的苍穹持续呈现着无法愈合的龟裂状态。

不过短短半刻钟,联手的四溟神在阎二手下已是全部受创,黑暗侵体侵魂之下,让他们不但躯体冰寒,战意和傲骨被恐怖快速的吞噬。

南万生阵阵嘶吼,却被阎三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,身体被撕开一道又一道的黑痕,黑痕之下,是被快速侵染上黑暗的骨骼。

南归终被二阎祖合围,就连抵御也已是越来越勉强。

这场恶战从一开始,南溟的核心力量已是全面溃败,而那些长老与溟卫,在千叶影儿和古烛的手下,被一个一个,一片一片的屠戮。

外援的通道被切断,如今唯一可能扭转南溟局面的因素,便是南域三神帝。

三个神帝层面的力量,且都带了两个神力传承者,这绝对是一股能干涉战局的力量。

但,三人始终没有出手。

那冲向他们,又忽然停手的阎一,无疑是来自云澈的警告……告诉着他们他的目标只是南溟,他们若敢出手,便一同埋葬。

“神帝,真的……不出手吗?”立于苍释天身后的海神低声道。

苍释天双目微眯,没有回应。

轩辕帝和紫微帝皆是面色发白,他们的心神都集中于阎一身上,那来自阎祖之首的黑暗威凌让他们清楚的知道,只要稍有妄动,对方的魔爪便会穿向他们的心魂……而且不会有任何后悔的机会。

“呃啊!”

一声痛苦的惨叫声传来,南万生的胸口被阎三的魔爪生生贯穿,高贵无比的神帝之躯上,现出一个飘散着恐怖黑雾的血洞。

南万生仓惶倒退,他捂着胸口,带着无尽怨恨的目光陡然转向三神帝,口中发出绝望野兽般的暴吼:“还不出手!!”

轩辕帝与紫微帝同时面孔收紧,轩辕帝微一咬牙,身上顿时玄气爆发,剑气激荡。

“你确定要出手?”苍释天的话冷冷传来,带着些许玩味。

“哼!”轩辕帝气息微敛,沉声道:“身为南域神帝,若是惧于魔人而不敢出手,那岂不是成为了万世耻笑的懦夫!”

“没错!”轩辕帝的话亦击碎了紫微帝的犹疑,他凝目道:“唇亡齿寒,今日若不助南溟驱走云澈,接下来死的便是我们……而且死后还要留下耻辱的笑柄!”

“呵呵呵,”苍释天低沉而笑:“神帝?没错,这个称号是多么的尊贵,它象征着当世力量与身份的顶点。但……”

他缓缓伸手,指向了云澈:“云澈身边的三个老怪物,哪一个都胜过我们之中任何一人,却只配当他脚边的忠狗。那我们的‘神帝’之名,在他眼中又算什么呢?”

“苍释天!”轩辕帝双目盈怒:“你惧死不愿出手也就罢了,又何必辱人辱己!”

苍释天嘴角一歪,不紧不慢道:“你若听不得,便纯当本王放了个屁。你们要出手,本王当然更阻止不了。只是,你们可千万别忘了,云澈先前毒手灭龙神,现在誓要绝南溟,但自始至终,都没有针对过我们。”

“如今,你们一旦出手,便是主动招惹,再无余地。”苍释天笑意森然:“而这招惹的下场,你们可都是亲眼见识过了,到时候,可千万别怪本王没有提醒你们。”

“笑话!”紫微帝道:“如今的云澈,就是个入魔的疯子!你居然妄想云澈会对我们留手?”

“妄想?”苍释天道:“以东神域的现状来看,云澈恨极之人,反抗之人全部下场凄惨。而那些乖乖归顺之人,还真就活的好好的。尤其是琉光界、覆天界以及凋残的星神界,在主动归降之下,更是毫发无伤,啧啧。”

轩辕帝面孔抽搐,随之直接气笑出声:“恶魔在前,南溟遭厄,身为南域之帝,你的第一念想不是相助,反而是……归降?呵……呵呵呵,苍释天,本王这些年虽一直低视于你,却也没想到,你竟不堪至此!”

紫微帝亦切齿道:“仅凭此言,你便是南域之辱,更是十方沧澜界之辱!”

苍释天毫无生怒,反而笑眯眯的道:“方才,千叶雾古之言甚是有趣,何为对错,何为善恶,越是年长,反而越是看不清。但本王不同,在本王眼中,胜利者所秉承与决定的,便是绝对的对错与善恶。”

轩辕帝与紫微帝愣了一下。

“今日之战,若是我们出手,最好的结果,也不过是将他们驱走,根本不可能对他们造成重创,而后,便是没有余地的死敌。”

“而不出手,南溟溃败,我们失掉尊严,但很可能得以保全。之后,真正能灭掉云澈的,唯有龙神界。今日灰烬龙神惨死,龙神界对北神域出手已是定局,若北神域就此被逼入死境,我们再出手尽讨今日之辱。但万一……最终连龙神界都奈何不了云澈……”

苍释天声调沉下:“你们此刻出手,是迫不及待想要给自己掘坟墓吗!”

“荒谬!”轩辕帝依旧一脸怒色,但身上气息不自觉收敛,已明显出现了动摇。

这时,本就阴暗的天空忽然再次暗下。

云澈的身影缓慢升空,他双臂张开,黑发舞起,全身缭绕起浓郁的黑暗雾气,世间的光明仿佛在被他幽暗的眼瞳疯狂吞噬,变得越来越阴冷,越来越暗淡。

“肮脏的南溟之血,”云澈嘴唇轻动,声音如在所有人耳畔呢喃的恶魔诅咒:“在黑暗中永绝吧!”

南溟苍穹光明尽灭,黑云翻滚,混乱不堪的气流化作了无数涌动的黑暗风暴,天地间的黑暗元素以一个超越常理的幅度暴增着,欲要噬尽一切。

劫魔祸天!

阎一、阎二、阎三、千叶影儿身上浮同样的黑暗雾气,本就恐怖绝伦的黑暗之力流转速度再度暴增,瞬间带起四溟神接连的惨叫……南溟神帝的嘶吼也分明带上了恐惧和些微的绝望。

与此同时,那数十道快速逼近的黑暗气息也终于到来,阎天枭当先而至,当阎帝的气息刺入南溟王城时,让无光的南溟再覆一层黑暗的绝望。

“这……这是什么?”紫微帝惊恐望天。

“出手!”轩辕帝全身发抖,身上释出万千剑芒:“再不出手,便彻底来不及……”

他话音未落,忽然猛的抬头。

无际的黑暗苍穹,在这时忽然被撕开一个缺口,现出了一道……又是一个十级神主的气息!

战场无数的视线不自主的偏移而去,神帝层面的气息,但黑暗的缺口之中,现出的却是一个娇小到让人不敢置信的身影。

“那……那是!?”惊声四起,因为现身之人,她有着当世无人不知的威名。

千叶影儿动作停滞,看向了忽然出现的少女,神色略现诧异。

云澈缓缓抬眸,漆黑的双瞳之中涌起了特殊的异芒,唇间一声轻念:“彩……脂……”

神主境……十级!?

她的进境,竟是如此的……怪异!

“呃……天狼……星神!”南万生身躯摇晃,又一个十级神主的气息出现,他乞求是救星,但现实却是又一重噩梦。

高空之上的彩脂神色漠然,双瞳之中几乎没有任何情感,她俯视着下方,手中异化的天狼圣剑缓缓抬起,直指苍穹。

哧!

剑尖之上的狼瞳耀起,却不是属于天狼神力的蓝色玄光,亦不是异化之后的黑芒,而是一抹缓缓绽开的……赤红光芒。

“……!?”云澈的眉梢微微收紧。

这个红光……

红光蔓延,苍穹尽散,恍目之间,竟铺开一个庞大无比的独立空间。

吼——————

那诡异铺开的空间之中,传来一声震魂惊魄的咆哮,而任谁都瞬间辨出,那分明是来自龙的咆哮,是任何生灵都不可比拟的天威龙吟!

龙吟之下,一个巨大的龙影穿破空间,现身于苍穹之上。

龙影千丈,龙躯灰白,那是一种格外古老厚重,仿佛沉淀着无尽日月沧桑的灰白色,所携带的,赫然是神主中期的浩瀚龙威。

这忽现的异变让战场刹那窒息,但,这只神主之龙的出现才只是开始。

众人尚未从惊愕中回神,第二个龙影转瞬而现,同样千丈龙躯,同样苍古灰白,同样覆下着重若万岳的神主龙息。

随之第三只、第四只……第十只……二十只……五十只……百只!

罕见无比的神主之龙,在众人的视线,在那个诡异破开的空间之中快速涌现,张开的巨翼遮天蔽日,百股神主龙息更是沉重到将每一粒微小的沙尘都死死的禁锢于空中。